当前位置:首页 >文章/资讯/新闻> 资讯正文

曾经的国内第一电商消失不见,1号店的结局无疑是很悲剧

资讯发布时间:2021-10-14 17:40:07 点击:80

8年前以年入115亿的业绩完胜天猫成为中国第一电商平台的1号店,但是如今,很多年轻人对1号店都没有什么印象。原因也很简单,实际上从2018年起,1号店就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。

从2013年的国内第一电商平台到2018年的淡出,这中间只隔了5年的时间,原来中国第一品牌从鼎盛到消失,只需要5年时间!

互联网世界竞争的残酷,可想而知!

第一次被卖,源于一次错误的借钱?

1号店创始人于刚博士是个很有来头的人,他曾在戴尔和亚马逊执掌全球采购大权,在看到淘宝网在国内疯狂的收割用户,在电商领域不断开荒拓土后,于刚坐不住了,拉上刘峻岭在2008年创建了一家 “基于B2C模式的网上超市”,即1号店。

1号店从成立的那天起,就找到了差异化竞争优势:当时国内的电商平台中,很多都是做垂直电商的,比如说,当当网的主业是卖书,京东刚开始是做3C产品的,而1号店的定位则是用户需要什么东西,都可以在1号店买到,即1号店和淘宝一样,是一家综合电商平台。

但是于刚也知道,综合电商平台不是什么人都能做的。作为世界工厂,中国的产品多如恒河沙数,做梦都想发财的商家更是不计其数。但是,中国的国土面积960万平方公里,新疆的哈密瓜运到深圳,快则要几天,慢则要半个月以上。

也就是说,不解决供应链问题,综合电商平台就难以为继。

但是要解决供应链问题又谈何容易?供应链中最重要的一环是物流,物流有多吃钱你们都知道吗?当年刘强东为了搞京东物流,一夜急白了头发,天天求爷爷告奶奶的找融资,资金来了后马上投到物流上,很快又石沉大海,连个回声都没有。

1.png

1号店也是这样,为了建立自己的供应链体系以满足不断上涨的电商业务,刚融来的第一笔资金就投到了供应链建设,结果很快就花光了。

于是,1号店不以意志为转移的一步步走进资金链即将断裂的可怕局面。

当时摆在于刚眼前的只有一条路,1号店要想继续活着,就必须“引狼入室”,于是开口向平安借钱。

1号店的悲剧,也从这次借钱开始了。

其实当时对1号店感兴趣的买家除了平安,还有一个:长年独霸世界500强之首的沃尔玛。

从行业垂直度上看,沃尔玛和1号店的合作可能更顺理成章,但是,可能当时沃尔玛以为1号店已经走投无路了,自己这次是志在必得,所以报价有些偏低。

没想到1号店真的就一转身投入到平安的怀抱:2010年5月,平安以8000万换得1号店80%的股权。

这是1号店第一次被卖,但不是最后一次。

第二次被卖,国内企业到底有多短视?

从1号店被卖给平安的那一刻,1号店的命运多舛就已经埋下了深深的伏笔。

平安收购1号店,其志不在于把它做成和淘宝网对抗的电商大佬,而是利用1号店的渠道和用户资源来拓展平安的网上渠道,这个道理就像美团拿下摩拜单车不是为了做出行市场一样。

最明显的是,平安成为1号店最大股东后,很快将平安万里通积分平台和1号店对接,持平安信用卡的用户用积分就可以在1号店消费。

在其他业务对接上,平安药网和平安医网也很快划入1号店,从时间上说,平安做互联网医疗,比京东健康和阿里健康要早得多。

从以上业务分布也可以看出,平安入局1号店后,对1号店原本电商业务的扶持其实并不太上心。

要知道,当时的1号店可是全国发展最快的电商平台之一,如果其电商业务的规模再扩大一些,前途还是非常可期的。

这一点,平安不是不知道,而是有可能假装不知道。

平安毕竟是一家投资公司,放长线钓大鱼这事玩得比谁都熟。

可能平安当时就认准了,只要它不急,那些真正“识货”的卖家还会找过来。

果然,2011年5月,即在平安入主1号店仅1年之后,上一年还不愿多出钱的沃尔玛卷土重来,而且这次显然是带着满满的诚意而来的:当时的平安保险集团将手中20%股权转让给沃尔玛的代价是6500万美元,也就是约4.5亿元。

一年的时间,平安所持1号店股权增值近10倍,这也是当年资本化腐朽为神奇的经典案例。

2.png

2012年,沃尔玛再次增持1号店股份,实际控股达51%,成为1号店最大股东。按照合约,沃尔玛为了得到这51%的股份,总共花了超过了10亿人民币,一直到2015年7月,沃尔玛实现全资控股1号店。

相应的,平安在5年内获利10亿美元,成为交易中的最大赢家。

看上去,平安是赚了,但是回头想一想,则是中国企业的失败!为什么这样说?

沃尔玛为什么要收购1号店?原因很直接:沃尔玛明显感觉到当时1号店的电商模式冲击到沃尔玛的线下市场,所以,这笔交易的直接目的,有可能不是补充自己的线上渠道,而是尽其所能的扼制中国电商的发展,这样,沃尔玛才可以继续在中国赚大钱。

事实上,被沃尔玛控股后,1号店的业务曾经有过飞速发展的时期,2013年以115亿的业绩完胜天猫就是明证。

但是,站在沃尔玛的角度,1号店的增长对自己并不一定就是好事,接下来,1号店的业绩下降,甚至再次被转卖的结局就清晰可见了。

第三次易主后,消失不见

2016年6月,经历了意料中的业绩下滑后,1号店再次像一个漂流瓶,以98亿的价格卖给了京东。

当时的情况,京东因为货源品类还没有足够强大,发展前景其实并不被市场看好,这从当时京东相对低迷的股价也可以看出来。

而京东拿下1号店后,1号店的百货资源就可以为京东所用,也就是说,在补上了百货商品这个缺口后,京东抵抗天猫的能力大大提高。

3.png

资本市场不可能看不到这笔交易背后的意义,于是,在京东官宣拿下1号店后,京东股价一度大涨超过8%。

而在经历了第三次易主后,当年独打一方的1号店则以1号会员店的名义,成为京东集团的一个最不起眼的业务分支,1号店的官网简洁只是将货品分成6大类,却连个购买链接都没有!

现在回想起来,1号店在高速发展时迎来下行,可能是一开始梦想太大,创始人的才华配不上自己的野心。

1号店的结局,无疑是很悲剧的,因为这家公司的蓝图设计、战略路线非常合理,甚至可以说是很超前,但是最终因为执行不了,只能引入外资;而在引进外资后,创始人也彻底丧失了对公司的控制权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1号店成为那些短视的中国投资人撬动资本的杠杆。

试想一下,如果1号店的创始人是马云,如果1号店有像蔡崇信那样懂得在股权分配中保持创始人独立性的帮手,1号店的最低起点,可能是成为一家市值超万亿的电商平台,今天国内电商的格局中,也必然会有1号店伟岸的身影!


上一篇
中国卖家“硬刚”亚马逊,整顿刷单力度为何如此猛烈?
下一篇
阿里淘小铺今日关停 杭州社交电商走向何方?

信息检索